纪念中国人民抗日战争胜利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5周年·铭记历史系列报道 第五期

一张伪满劳工票背后 日军的滔天罪行 东北万人坑达上百个

2020年09月08日

这张伪满劳工票为1939年印发,此页显示的是劳工的雇佣信息。 沈阳“九·一八”历史博物馆供图

伪满时期,各矿山、工场都有死人仓库、炼人炉和万人坑。在东北,只要是使用中国劳工比较集中的地方,都有埋葬劳工尸骨的万人坑。

也许随着时间的流逝,许多真相会湮没于历史的滚滚洪流中,但沈阳“九·一八”历史博物馆珍藏的一张伪满劳工票,清楚地告诉了世人日本侵略者迫害劳工的暴行,成为日本侵华的有力铁证。

昨日,辽沈晚报记者采访了沈阳“九·一八”历史博物馆副研究馆员李卓然,向我们介绍了这张馆藏文物伪满劳工票,也让我们得以了解日军在侵华战争期间抓捕、剥削和压榨工人,在精神和身体上摧残和折磨工人,犯下滔天罪行的事实。

馆藏1939年印发的伪满劳工票主人当时仅17岁

沈阳“九·一八”历史博物馆副研究馆员李卓然介绍,1997年,沈阳“九·一八”历史博物馆在扩建期间面向国内外广泛征集史料文物,这张劳工票就是在此期间从一位收藏家手中征集而来。

辽沈晚报记者看到,这张馆藏的伪满劳工票为1939年印发,折页装,有2页4面。多年过去,劳工票表面已经陈旧,泛黄,下方还有一些污渍,但整体保存完好,上面的字迹依然清晰可见。

这张劳工票单页长16.7厘米,宽11.8厘米,纸质。首页上的照片是一位一脸稚气的男孩,是这张劳工票的主人,名字叫黄金,当年只有17岁。劳工票的第2页和第3页登记的是劳工的雇佣信息,上面记录了黄金在1939年12月25日被雇佣,在1940年3月20日被解雇,职业是搬运工。

劳工票的最后一页为“注意事项”,规定劳工票要随身携带、需要定期检印、更换雇主需及时呈报、不准将劳工票带出“满洲国”等事项。李卓然副研究馆员表示,这说明日伪政府针对伪满劳工建立了严格的管控制度。

日军操控指挥“满洲劳工协会”压榨工人

在劳工票的首页上,醒目地写着劳工票的印发机关“满洲劳工协会”,下面盖着大红印章。

李卓然副研究馆员解释,九一八事变后,日本侵略者在东北建立了伪满洲国。1933年,日本关东军设立了劳动统制委员会,大肆蒙骗劫掠华北和东北贫民做劳工。“满洲劳工协会”于1936年下半年至1937年上半年筹备成立,总部设在新京(今长春),各省均有支部。“此协会名义上是法人团体,实为日本关东军直接操纵指挥,其管理机构中的各级主要负责人均由日军或日军退役人员担任,”李卓然副研究馆员表示,“满洲劳工协会”成立的目的有三个:一是为日本帝国主义大量搜刮东北资源,为扩大侵略战争服务;二是掌握各种劳动力情况,胁迫中国人从事各种建筑及施工;三是加强对工人及城市贫民的控制和管理。

“满洲劳工协会”在日本帝国主义的指使下,抓捕劳工,剥削压榨工人,使千百万劳动人民妻离子散,家破人亡,成为了日本侵略者在中国东北奴役伪满劳工的得力工具和帮凶。

日本侵略者颁布一系列法令“获取”劳动力达数千万人

日本侵略者占领东北14年,先后以伪满洲国的名义颁布了一系列榨取中国劳动力的“法令”。

1938年12月,颁布“劳动统制法”。1941年6月,出台“特殊工人对策备忘录”。1941年9月,制定“劳务新体制确立要纲”。1942年相继颁布“国民勤劳奉公法”和“学生勤劳奉公令”。

“按照这些‘法令’,日本侵略者大肆招骗、摊派、抽调、抓捕,搜刮劳动力达数千万人。这些劳工的来源主要通过以下五个途径:实施‘地盘育成方案’,凡年满18周岁至50周岁的男性公民,都有充当劳工的义务,否则将处以重刑;实施‘集家并屯’政策,通过各种卑劣手段,如烧毁村民房屋等,强迫群众并到大屯里去。这导致大批中国村民无家可归,被日伪抓捕充当劳工;‘抓浮浪’,‘浮浪’或‘浮浪者’是指日伪警察在进行搜捕中的无居住证明书或无身份证明书,以及流落街头的人。事实上,日伪警察所抓的‘浮浪者’绝大多数是东北地区贫苦的普通劳动者。每次‘抓浮浪’,成批无辜百姓均未幸免。

有时,日军将一条街道从两边卡死,逐个检查每个人,想抓谁抓谁,想抓多少抓多少,将被抓的‘浮浪’送进‘浮浪营’或者‘矫正辅导院’,给予‘矫正’‘辅导’,然后送出强制劳动。”李卓然副研究馆员介绍,此外,还有根据“国民勤劳奉公法”,强征劳工。强制年满21至23岁未被征兵的青年男子参加勤劳奉公队,从事繁重的体力劳动;根据勤劳奉仕制度, 逼迫学生停课,无偿劳动。

伪满劳工遭遇人间地狱 东北万人坑达上百个

“劳工们被征抓来后,生活在严密设置的层层电网中和军警卡哨监视之下,过着人间地狱般的生活。”李卓然副研究馆员告诉记者,劳工们吃的是橡子面或者发了霉的玉米面、高粱米。午饭都在工地吃,到了冬天,窝窝头冻成冰块,咬都咬不动。有时劳工实在饿得无法忍受,只能偷吃路边的野菜野草,但如果被日本监工发现,一定会遭到一顿毒打,一些人被活活饿死。大部分劳工穿的是更生布,由于质量太差,穿不了几天,衣服就破了。数九寒天,劳工们只好穿水泥袋子、破麻袋片御寒。因此,被冻伤、冻死的劳工几乎天天都有。劳工们不仅过着食不果腹、衣不遮体的生活,每天的劳动时间还长达11至15个小时。

同时,在矿山,日本侵略者实行“人肉开采”政策,以人换煤,劳动强度达到人无法忍受的极限。日本人只顾出煤,根本不管劳工死活,井下没有任何安全设施,瓦斯爆炸、冒顶等事故时常发生,造成大批劳工死亡。最残忍的是,为了保密,劳工们在完成军事工程之后,被屠杀,有的甚至被活埋在这些军事工程施工现场。

日本侵略者还在许多矿山设刑讯室,惩罚那些他们认为有问题或逃跑反抗的劳工。许多无辜劳工被扣上各种莫须有的罪名,遭到酷刑折磨。“被折磨致死的劳工被粗暴的拉出去一扔,未死的还要继续出工。由于恶劣的生活环境,高强度的体力劳动和残酷刑罚的折磨,许多劳工身患疾病。但只要能动,就必须出工干活。不能动的重病号被抬往隔离室,既不给吃,也不给喝,更谈不上治疗,只有躺着等死”。

伪满时期,各矿山、工场都有死人仓库、炼人炉和万人坑。在东北,只要是使用中国劳工比较集中的地方,都有埋葬劳工尸骨的万人坑。据不完全统计,在东北的万人坑有上百个。

辽沈晚报记者 朱柏玲

【专家观点】

劳工票是日本侵略者

掠夺我国劳动力资源的实证

沈阳“九·一八”历史博物馆副研究馆员 李卓然

日军在侵华期间对中国人民犯下了滔天罪行,除在中国各地进行疯狂的烧杀抢掠外,还强掳了大批中国劳工,并对其施行了疯狂的、惨无人道的奴役和迫害。驱使劳工们在恶劣的环境下从事高强度的劳役,劳工们遭受着残酷的刑罚,过着非人的生活,经受着苦难的煎熬,从事着最繁重、最危险的苦役,遭受着痛苦的精神摧残和折磨,并对其进行残酷屠杀。

这张保存了80多年的劳工票,作为日本侵略者掠夺我国劳动力资源的实证,见证了中国人民受奴役、受剥削的历史,是不可否认、无可辩驳的铁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