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A11

鲟鳇巨鱼牵出大辽“春捺钵往事”

2019年12月16日

吉林大安的东山头辽代春捺钵遗址文保碑。

吉林大安孔令海收藏的280斤重的鲟鳇鱼。

走进吉林大安市知名企业家孔令海的“辽酒文化博物馆”,最先映入眼帘的是一条泡在福尔马林里的重达280斤的巨鱼标本,这就是当年辽帝用“铁钩”而非“钓竿”于冰窟窿里“拽出来”的鲟鳇鱼,在辽代叫“牛头鱼”,大鱼出水之时,便是盛大“头鱼宴”的开始。谁能想到,外界知名度不高的大安小城,竟是辽代春捺钵的首选之地!

鲟鳇鱼与大辽春捺钵“头鱼宴”

当地人说,这条大鱼发现于2014年5月某日,当时天气阴霾,是个雷暴天,一道闪电划空而过、一声惊雷当头炸响后,这条大鱼便浮出水面,人们戏称,这鱼是被“雷劈出来的”!

据孔令海介绍,这条鲟鳇鱼长2.4米,游到江岸时被渔网套住,将网都拽到水里去了,渔民感到非常吃惊,也非常高兴,说这一定有大鱼了!大鱼出水后,脖下、背鳍、腹鳍等部位均受伤出血,他当时花了五万元从渔民手中买下此鱼,将其放在吉林省大安酿酒厂四米见方的水池里疗伤,但大鱼只活了十几天便死亡了,他将其制成标本,供游客参观。

孔令海提供了一条关于辽代春捺钵的重要线索,在大安钟楼下,有一处“宫舍泡观鱼台”,是辽帝养鲟鳇鱼的内池,每至鳇鱼洄游季,辽人便将大鱼圈住,留待辽帝初春至此设帐“钩鱼”。孔令海补充说,目前被热捧的查干湖不是辽代春捺钵所在地,因为辽帝春捺钵所捕的大鱼,所开的“头鱼宴”,特指至少百斤以上的鲟鳇鱼,而查干湖不产鲟鳇鱼,主产胖头鱼,因此不具备辽代春捺钵的首要条件。

临靠嫩江的大安鱼资源十分丰富。大安市内有一个小小的“渔猎馆”,体量很袖珍,内容却不袖珍,这个小馆把嫩江流域的鱼类、鸟类标本都收集齐了。大安市渔猎馆里的“嫩江鱼”,有“吃草的鱼”“吃虫的鱼”“吃鱼的鱼”,学术名词那就太多了,当地人形象地称之为“三花五罗十八子”,这些鱼的故事,足够写一本精彩的嫩江生态小说了。大安渔猎馆的鱼标本太生动,太逼真,像馆内的一条狗鱼标本,若做头部特写,冷不丁一瞧,还真以为是“狗头”,那线条,那眼神,栩栩如生,方知先人所喻之不虚。

大安人吃鱼讲究,招待重要宾朋,专开特色鱼宴,最高待遇是“一鱼十八吃”,菜单为:水晶龙骨、凉拌龙筋、凉拌鱼皮、凉拌肠肚、冰水鱼片、熘鱼片、熘鱼段、炸鱼排、熏鱼肉、煎鱼肉、清蒸鱼唇、芙蓉鱼片、蒜煸龙骨、红烧鱼肉、红烧鱼尾、红烧划水、浇汁鱼肚皮、鱼肉锅包肉。

辽王朝的“根本大法”——

春水秋山四季捺钵

何谓捺钵?辽史学家刘凤翥先生指出,捺钵为契丹语,译成汉语为“行所在”,指皇帝的“行营”。赤峰学者王玉亭认为,捺钵是一种“行国制度”,游牧民族的契丹人,逐水草而居,契丹建国后,虽仿照中原王朝建立了都城,但未放弃传统的居处无常,四时迁徙的生活习惯,皇帝大部分时间并不在五京驻留,而是随季节变化巡游各地,很多军国大事都是在捺钵中决定的。

捺钵分四季,春捺钵设于二月至四月中旬,在长春州一带,主要活动是凿冰、钩鱼和捕猎天鹅、野鸭、大雁等;夏捺钵约设于五月末至六月初到七月中旬,在永安山、拽(yè)剌山一带,主要活动是避暑,游猎并组织北南臣僚商讨国事;秋捺钵约设于七月中旬,在庆州、伏虎林一带,主要活动是入山射鹿、熊和虎,在伏虎林等地辟有猎场,捕猎方法主要是骑射;冬捺钵设在潢、土二河之间的广平淀,主要活动是射猎、商议国事和接见各国使臣。“春水秋山四时捺钵”包含了丰富多采的生活内容,具有重要的政治意义。

天祚帝时期,内政腐败,女真崛起,国家震荡,本欲暂缓捺钵,当即遭到重臣反对。《辽史》载:天祚即位,驰围场之禁。和鲁斡请曰:“天子以巡幸为大事,虽居谅阴(居丧),不可废也。”上以为然。复命有司促备春水之行。

为何如此?有人这样形象阐述捺钵的实质内涵:因为这是辽代的重要政治制度,是大辽国的“根本大法”!

大辽春捺钵重地之

“长春州考辨”

说到辽代春捺钵,便不可避免地触及到对春捺钵重地“长春州”的遗址论证,《辽史》中频见诸帝幸“春水”记载,其水何在,则记述未详。关于长春州,现有吉林白城四家子古城、吉林松原前郭尔罗斯塔虎古城、吉林白城大安市大赉半拉城等三种说法。

今吉林白城四家子古城,城址保存较完整,并发现了有明确“长春州”字样的刻砖。不过,以春捺钵辽帝“扎牙帐于冰上”等与大面积水域相关的史料记载判断,四家子古城旁只有一条不大的洮儿河,安驻千军万马不大可能,且此城离嫩江约200余里,交通亦不便。

据实地考证,四家子古城城墙断面为辽中后期迹象,大体在辽道宗时期,而辽代捺钵随辽而兴,(辽)圣宗朝为鼎盛期。另外,那块证明身份的“长春州”刻砖,也来源存疑。

目前关于塔虎城归属的判断,在学术界主要有两种不同意见:其一,塔虎城是辽代长春州,金代新泰州;其二,塔虎城是金代肇州。蒙古人称塔虎城是“产胖头鱼(鳙鱼)的地方”,此城离嫩江不远,居民用水、护壕存水及古代交通,都离不开嫩江,是嫩江边上的辽金重要城址无疑。不过,若塔虎城是长春州,考古发掘又多出土金代遗物,便不免自相矛盾。

关于长春州,还有学界考证指出在距塔虎城仅十余里处,还有一座同样规模巨大,现已被毁的大赉半拉城遗址,此城是否为“真正的长春州”?目前已有学者提出这样的猜想。

大赉半拉城遗址位于大安市城区外南侧,三圣庵南150米处,城址内中部有德善佛堂,古城址南北长4000米,东西宽3000米,面积约7990000平方米,略呈不规则的长方形,周围城墙已无痕迹。地表暴露有石器残块、铁器、青砖、陶器残片、兽骨等遗物,属辽金时期文化遗存,具有重要的学术研究价值。

在大赉半拉城一带,发现了如东山头高台建筑址、东山头遗址、汉书遗址、后套木嘎遗址等众多古人类遗址。东山头高台建筑址的文保碑上明确标注:此地为吉林省白城市大安市重点文物保护单位,这里是辽代皇帝每年春幸月亮泡捺钵时,为其瞭望、警戒所建的高台标识建筑址。

在大赉半拉城附近,出土了契丹文字镜、辽残兽面回字纹云纹铜熨斗等重要辽代文物。原大安市博物馆馆长邹德秋表示,“辽残兽面回字纹云纹铜熨斗”是辽代使用的烫熨衣服的一种熨斗,它的底部光滑,外壁铸有云龙纹饰,柄部雕有兽头,兽口张开处可安装木柄。沿部呈齿状,从它的形制与纹饰上看,不是一般平民使用的生活用具,应为宫廷、贵族所用,应与辽皇帝春捺钵有关,属二级文物。

辽代春捺钵的捕鱼吃鱼传统,在大安地区古已有之。特别是大安月亮泡的后套木嘎遗址,距今一万两千年,所出陶器大而精美,其中一个陶盆里,一圈皆鱼骨,里边放兽骨,这意味着,今天家喻户晓的东北名菜如“乱炖”“大锅炖鱼”,一万两千年前就存在了。

需要强调的是,地处大安的辽春捺钵东山头遗址、后套木嘎遗址,在刚刚出台的“第八批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表中,均榜上有名。

2014年8月5日至8月8日,由中国民族史学会辽金契丹女真史分会主办,大安市春捺钵文史研究会承办的“第十二届中国辽金契丹女真史学术研讨会”在吉林省大安市举行,150余名辽金史学界人士参加了会议。

专家们一致认为,辽代“四时捺钵”的历史习俗确与大安多处辽代遗址密切相关,这里是辽代的陆路交通要道、水运交通的重要码头和军事物资的集散地,是当年辽王朝北御室韦,东防女真的战略要地,辽帝于此开捺钵之地,是别具战略眼光的应时之举。

大辽“春捺钵地”的醉人生态

吉林大安,而今一个人口不过十来万人的小县级市,竟是千年前辽代春捺钵的中心区。在大安,对世人而言遥远而陌生的“辽代春捺钵”,是鲜活的,是立体的。

距浩荡嫩江仅百米之遥的吉林大安是鱼鸟的天堂,当地人用以下十六字描绘自己的家乡:碱地粮豆,野生鱼蟹,散养畜禽,斫冰烧酒。

其中“斫冰烧酒”取自北宋欧阳修《奉使道中五言长韵》里的一名句:斫冰烧酒赤,冻脍缕霜红。用今天的话生动释解,即辽代的白酒是不勾兑的,是真正意义上的原浆酿造。这种纯天然的辽酒而今还在生产,度数不低,有点甜味,无论您爱不爱喝酒,这种酒只要品一口,再喝现在形形色色的勾兑酒,味蕾便会不受自控地产生“异样”感觉,说不清为什么,总之不是滋味。

嫩江的水是弱碱水,所含元素特别适宜万物吸收,大安一带又鲜见现代工业,以前江边曾建有一个污染环境的造纸厂,取缔后不久,嫩江便迅速恢复了早年天净水清的原生态。

所谓“靠山吃山,靠水吃水”,在大安这样的鱼米之乡,吃鸡鹅鱼蟹是太平常不过的事,当地人都吃腻了,以此美食招待外地宾客,自己却不怎么动筷。必须提示的是,您吃当地取自嫩江的鸡鹅鱼蟹,得配当地那种不勾兑的酒,两种原味很搭配,口感非常合。

早年,《野生动物保护法》未出台前,大安人请外地好友吃饭,常常会说这样一句话:“晚上请你吃大鹅!”,那可不是普通的家养鹅,而是天鹅。由此,您会很自然联想起辽代春捺钵的“头鹅宴”。

在大安,盛行用嫩江水滋养的河蚌肉炖鱼,据说味道鲜美得无法用语言形容,但处理河蚌时千万注意,切莫随手扔掉了蚌壳里的珍珠,这不是普通的珍珠,而是辽人喜爱的“东珠”。据说,为了这东珠,曾引爆了一场“辽亡金兴”的灭国战!

孔令海介绍说,大安境内有嫩江、洮儿河、霍林河,一江两河纵横,大安一带有很多水泡,如月亮泡,实际上就是大大小小的湖,这样的湖泡约有27个,星罗棋布,点缀大安内外,嫩江横穿大安,形成天然嫩江湾,来此看“春水秋潮”,较之钱塘江景或也毫不逊色。“辽代的春捺钵之所以定在大安,‘头鹅宴’‘头鱼宴’等大辽国宴之所以设在大安,不是没有道理的!”孔令海感叹道。

大安“春捺钵遗址”之

“辽代思想考”

在大安市考察辽代春捺钵遗址,感受传承不息的捺钵民俗,身临其境者会被情不自禁地悄然感染,并自然生发出浩叹千年的文化思考。

寻找辽代的代表性人文景观,如五大帝陵、如春水秋山之捺钵,切记第一印象,即“一眼缘”。若峻伟、浩荡、豪放、飘逸,皆为辽。若您与之意外邂逅,突然眼明心亮,气顺息畅,眼压不见了,血压下降了,五脏六腑里积垢的所有“城市不适症”霍然消解,那就是纯粹的“辽代感觉”,是正宗的“大辽映像”。

辽代的皇帝与其他朝代、民族的统治者特别不一样:他们不喜欢窝在宫殿、朝堂、城市里,他们喜欢纯美的大自然,喜食上天赐予的干净食物。

辽代的皇帝几乎全是“玩家”,翻遍史册,也找不到他们明确的勤政记录。

而辽人的捺钵思想是有脉络可寻的。孔子说“知之者不如好之者,好之者不如乐之者”,而今,“玩经济”已成为一种时髦的理念,它让你放松,跨界,随心所欲不逾矩地追求真实的自我与心灵的表达,创造本体卓而不群的个人价值,放释你应有的岁月光华。

辽沈晚报、聊沈客户端主任记者 张松 文并摄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