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抗疫失败国”名号美国“当之无愧”


2020年6月,美国《大西洋月刊》刊载了一篇题为《我们生活在一个失败国家》的评论文章。在美国政府当时不断吹嘘其抗疫成就的背景下,这篇文章给美国贴上“失败国家”的标签,格外引人注目。文章直言,新冠危机要求迅速、理性和集体的应对,美国却表现得像一个基础设施落后、政府运转失灵的国家。

彼时,文章作者、《大西洋月刊》记者乔治·帕克在文末“喊话”美国政府,“攻克疫情的战斗,还必须是一场恢复我们国家健康并加以重建的战斗,否则,我们现在所承受的苦难和悲痛将永远得不到补偿。”

然而,一年多时间过去了,美国作为拥有充足医疗资源与完整应急管理体系的超级大国,依然深陷疫情泥沼。根据美国疾病控制和预防中心的最新统计数据,美国8月20日新增确诊157450例;19日前7天日均新增确诊134859例,为今年2月2日之后的新高。

仍在攀升的病例数字,与此有关的频发社会冲突和危机,让彭博社6月初将美国推上“全球抗疫韧性”排行榜榜首、美国俨然成为“抗疫全球第一”国家显得极为讽刺。

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联合太和智库、海国图智研究院,近日发布《“美国第一”?!美国抗疫真相》报告,用翔实数据证明,美国堪称“全球第一抗疫失败国”。

“头号强国”何以沦为“第一抗疫失败国”?美国抗疫失败给全球增加了哪些风险?美国个别政客和媒体反复就新冠疫情抹黑他国、转移民众注意力,未来该如何应对?就相关问题,中青报·中青网记者8月19日专访了总体国家安全观研究中心办公室主任、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世界政治所所长陈向阳。

美国是抗疫“头号战败国”渐成共识

在陈向阳看来,“全球第一抗疫失败国”的名号,美国“当之无愧”。他早在去年的《东北亚学刊》第5期上就发表《疫情影响下的国际政治:撼动霸权,打造多极》一文,提出过类似观点。文章说,由于美国民粹政客当道,其抗疫表现实在糟糕,疫情几乎失控,美国因而成了抗疫“头号战败国”;错误的“美国优先”,导致美国疫情最重、失道寡助。

美国新冠确诊和死亡病例数继续在全球“遥遥领先”,同时却放任病毒输出危害全球,也继续在病毒溯源问题上搞“政治溯源”,打压说真话的科学家和专业人士。陈向阳说,这充分证明,美国是抗击新冠疫情“事实和道德上的双料‘头号战败国’”。在与国内外学者交流的过程中,陈向阳发现,这正在成为越来越多人、越来越多国家的共识。

美国治理体系弊端暴露无遗

中国智库报告《“美国第一”?!美国抗疫真相》发布后,一时成为全球热议焦点,数十家国内外主要媒体报道,数次登上中外社交媒体平台热搜榜,全球阅读量逾5亿。英国《独立报》8月10日刊文引用研究报告分析和结论说,美国两大党派竞争下的联邦体系未能承担起责任,在不同层面上推诿扯皮,这构成了抗击大流行病时“不团结的美国”形象;美国不是在遏制病毒的全球传播,而是在从事“病毒来源追踪恐怖主义”。

谈起美国抗疫失败、乱象丛生的原因,陈向阳从四个方面进行了系统分析。

第一,从政府到民众,美国在思想上对新冠病毒麻痹大意,过于轻“敌”甚至狂妄自大。前总统特朗普曾多次淡化新冠病毒的威胁,在社交媒体上称,“与流感相比,新冠病毒在大多数群体中远没有那么致命”。推特因这些言论“可能含有误导性信息”而对其贴上了警告标签。

第二,美国政府没有总体国家安全观的正确指导,也没有人民安全的概念,没能做到统筹发展和安全、兼顾抗疫与经济复工复产,总是过早解封、急于经济复苏,招致疫情反复反弹。去年4月,美国第一波新冠疫情仍处于高峰期,单日新增确诊病例连续超过3万例,特朗普却在4月17日连发三条推文,敦促“解放”明尼苏达州、密歇根州、弗吉尼亚州。美国皮尤研究中心去年5月的一项民调显示,近三分之二美国人认为所在州解封过早,致使疫情反弹风险大大增加。

第三,美国民主、共和两党将选战凌驾于抗疫之上。疫情从发生之初就沦为两党政治角力的工具和讨价还价的筹码。特朗普一再忽视疫情警告,刻意淡化疫情风险;民主党则在其主政的各州热衷于“打嘴仗”,无暇在实际抗疫行动上有所作为。两党将抗疫和疫苗接种政治化,致使“鹬蚌相争、病毒得利”。

第四,变异病毒不断涌现并在美国迅速蔓延。据美国消费者新闻与商业频道(CNBC)8月17日报道,由于“德尔塔”变异毒株持续蔓延,包括密西西比州和佛罗里达州在内,美国有5个州上周平均日增确诊病例创疫情暴发以来最高纪录。

美国国家卫生研究院院长弗朗西斯·柯林斯8月8日接受美媒采访时坦言,美国在遏制“德尔塔”感染病例数激增问题上失败,“现在正在付出可怕的代价”。他说,政治因素使美国公众对缓解流行病战略的意见分化,强制接种疫苗或者戴口罩变成了表明政治立场的行为。“我们在政治上的两极分化令人难以置信。我们真的不需要在对待一种正在杀人的病毒问题上两极分化。”

党同伐异的两党制、各自为政的联邦制、反科学反常识反建制的民粹主义、将病毒污名化的种族歧视、个人至上的所谓“民主、自由”……陈向阳表示,美国政治制度和治理体系的弊端,在此次抗击新冠疫情的过程中暴露无遗。

“美国风险”危及全球公共卫生安全

作为全球新冠疫情最严重的国家,美国无法控制本国疫情,对全球抗疫大局造成了巨大冲击。陈向阳指出,由于美国抗疫不力、放任病毒扩散,全球取得防控新冠疫情胜利的时间被大幅延长。加上奉行“美国优先”的“疫苗民族主义”,导致广大发展中国家严重缺乏疫苗、备受疫情折磨。美国还胁迫、干扰世卫组织牵头的新冠肺炎疫苗实施计划(COVAX),严重扰乱国际抗疫合作大局,直接危及全球公共卫生安全。

据路透社8月1日报道,由于美国实施的经济制裁,有拉美国家向COVAX支付的疫苗款项遭遇拦截,导致COVAX迟迟未能分发疫苗。美国还拖延兑现为COVAX捐助5亿剂疫苗的承诺,迄今捐出还不到2000万剂,同时在国内继续囤积巨量新冠疫苗。美国国家公共电台8月10日报道说,在美国有数百万剂疫苗已经过期或接近过期。仅在7月份,阿肯色州就销毁了8万剂过期疫苗。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曾表示,疫苗公平是实现人权的关键,如果不能确保公平获得疫苗,那将是一个新的道德崩塌。

在很多西方媒体的报道中,中国三家智库推出的《“美国第一”?!美国抗疫真相》报告,是对彭博社反科学反常识、荒谬地将美国送上全球抗疫“排名第一”的一次回击。对于美国社会撕裂、抗疫被党派利益绑架,陈向阳说,外人除了叹息,实在是爱莫能助,能够做的,就是持续揭露美国对外甩锅栽赃的真相,揪出美国抗疫失败的内在元凶,以正视听。

8月9日,美国《新闻周刊》依据中国智库报告发表题为《中国称美国共和党与民主党的内斗导致美国成为“第一抗疫失败国”》的文章,较为客观地介绍了报告内容:“报告直截了当地驳斥了美国的说法,即‘武汉病毒实验室可能是2019年底新冠疫情的起源’,指出美国是‘疑似暴发源’。”该媒体机构当天还联系白宫询问其对报告的回应,但白宫未予置评。

(据《中国青年报》8月22日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