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阳东塔机场曾是奉系空军诞生地女子到了法定年龄不嫁人要被罚款汉代把婚俗视为神圣的事
查看本版大图 上一版 下一版     版面概览
 第T09版 人文地理
·沈阳东塔机场曾是奉系空军诞生地
·女子到了法定年龄不嫁人要被罚款
·汉代把婚俗视为神圣的事
2013年05月25日 刊号CN21-0001
   文章搜索       日期检索
T09 人文地理 2013.05.25 星期六

沈阳东塔机场曾是奉系空军诞生地

本报记者
许凯
20世纪20年代的东塔机场。1945年8月,溥仪被苏军俘虏。
    日前,一则新民新机场修建后,沈阳东塔机场将搬迁的消息,见诸于沈阳各方媒体。这勾起了市民对东塔机场的无限回忆。
    沈阳东塔机场建于1921年,是由当时的奉系军阀张作霖一手创建的。东塔机场的建立,使张作霖的空军梦逐渐变为现实。在军阀混战的时代,东塔机场成为了奉系空军的摇篮,从这里组建的空军,为张作霖称霸立下了汗马功劳。东北空军鼎盛时期,拥有100多名飞行员、近300架飞机。
1921年东塔机场投入使用
    1917年7月,为讨伐复辟的张勋,段祺瑞派飞机轰炸了紫禁城,并最终挫败了张勋的皇帝梦。 “这次用飞机轰炸紫禁城的事件,让张作霖看到了飞机在低空对地扫射和投弹轰炸所起到的既歼灭敌人,又涣散敌人军心的作用。他认识到了光有强大的陆军是不够的,必须还要有一支空军。 ”沈阳文史馆研究院齐守成告诉记者。 “此时的张作霖就做起了建立空军的美梦,并在心里惦记起了段祺瑞的那几架飞机。 ”
    1920年直皖战争,曹锟、吴佩孚与段祺瑞开战并最终胜利时,张作霖利用和段祺瑞的师生之谊,和曹锟的儿女亲家之便,趁曹锟、吴佩孚注意抢夺北京政府大权的良机,将段祺瑞丰厚的大部分家底,一股脑儿全搂到了自己怀里。而段祺瑞的那8架飞机,自然在他的重点抢掠之列,此外,还有一批飞机驾驶员和修维人员也一并被张作霖接收。
    “这8架飞机里有4架是运输机,另外4架是教练机,就是这样的8架飞机成为了张作霖空军梦的基础。 ”齐守成说。既然有了飞机就需要有起飞和停靠的地方,张作霖于是在1920年8月开始筹建东塔机场,同时还成立了东北三省航空处。
    “东塔机场的前身是东塔农业试验场,是在此基础上改建的,当时东塔机场的修建面积有200万平方米,在机场里修建了厂房、仓库、宿舍、航空处办公楼等建筑。到了1921年4月,东塔机场正式修建完并投入使用,同年还修建了两座机库,那8架飞机就放在那两座机库内。 ”
东北空军自己制造战斗机
    从1921年至1931年间,东北空军逐渐发展,从最初8架飞机发展到全盛时期时,累计约有近300架飞机,这在当时的中国是首屈一指的。 “1923年9月,张学良被任命为东三省航空处总办。他一上任,就派人出国考察,先后从英国、法国购进飞机,总共有50多架。而后将飞机编成‘飞龙’、‘飞虎’、‘飞鹰’三个飞行队。”齐守成这样告诉记者。
    1925年3月,张学良把东三省航空处改组为东北航空处,增编“飞鹏”、“飞豹”两个队。此后,奉军进驻北京,掌握了中央大权后,张学良加快了空军的扩充速度,又组建了水上飞机队,先后从意大利、德国、日本、英国、美国购进侦察机9架、水上飞机8架、轰炸机9架、战斗机5架、教练机8架,再加上1926年在郑州机场缴获直系军阀的一批飞机,奉系空军飞机数量大增。
    东北空军的装备大部分是从国外购买和引的,同时也有一部分是东北军自己仿造的。
    东北空军自己制造的战斗机称为辽F1式,这种飞机吸收德国福克战斗机和法国战斗机的一些优点,为双翼型,装备有两挺刘易斯航空机枪。轻型轰炸机称辽FH1式,可载4枚50千克的航空炸弹。中型轰炸机,称辽H1式,每架轰炸机有两名飞行员,两挺机枪,可载4枚100千克的航空炸弹,飞机航程比较远,是东北自制飞机中技术含量最高的飞机,价格昂贵,制造困难,因此仅有10架。
    这些高端技术的应用,也提高了奉系军阀的军事地位。东北空军经过张学良的整顿和训练,无论是技术、战术、还是装备、配置都有了显著的提高,因此,在东北空军鼎盛时期,已拥有100多名飞行员、近300架飞机。这些技术过硬的飞行员,能够适应多种作战方式,这在当时全国各军阀中是独一无二的。
东塔机场曾被日本人霸占
    可惜的是,当九一八事变发生后,在不抵抗政策下,东塔机场落入了觊觎许久的日本侵略者手里。
    1931年9月18日夜10时20分,日军将距东北军驻地北大营仅800米处的柳条湖附近的铁轨炸毁,反诬东北军所为,以此为借口进攻沈阳城,发动了震惊中外的九一八事变。之所以选择爆破铁道作为发动战争的借口,还有另一层次的原因,那就是爆炸声可以给关东军守备第二大队发出进攻信号,随即,24厘米口径榴弹炮的第一发落在北大营西北角,第二发落到东塔机场。
    因为东北军事先接到不得抵抗的命令,致使日军不费吹灰之力便赢得了战斗:9月19日凌晨日军攻占了北大营,6点半沈阳全城被占领,紧接着便是东大营和沈阳兵工厂,而上午10点左右东塔机场也被日军占领。
    辽宁省档案馆赵春丽表示,在九一八事变前夕,东塔机场里有购自意、法、德、英、美等国的各种类型的轰炸机、战斗机、侦察机、教练机、民航机等262架。
    所有东北空军只因为接到荣臻的电话命令:“今天不准飞机起飞,以免出事”,空军参谋长陈海华便没了主张,束手无策,武器装备齐全的262架飞机,全部被日军掠夺。日军把掠得的飞机立即改涂上“日徽”标志,并在东北航空军司令部牌子上贴上“日本军占领”字样。东北军10年惨淡经营起来的东北空军毁于一旦。
    “事变后,日本空军第六联队将东塔机场作为军用机场。 1931年12月28日,征用日本航空输送株式会社客机进行军用航空运输,东塔机场成为侵华日军重要航空基地。 ”赵春丽说。
    1932年9月26日,满洲航空株式会社接收了东塔机场及附属设施,11月3日,满航在东塔机场设事务所并正式营业,开始经营奉天-新义州、奉天-大连、奉天-锦州、奉天-新京-哈尔滨等航线,名义上从事商业航空,实质是日本帝国主义侵略中国的空中交通工具。1936年11月3日,满航在奉天三台子修建的北陵机场建成并投入使用,将在东塔机场的业务逐步转移到北陵机场,东塔机场则划给了日军野战航空工厂,供飞机试飞之用。
末代皇帝溥仪在东塔机场被俘
    1945年8月6日,美军在日本广岛投下第一枚原子弹;8月8日苏联红军对日宣战,发动代号为“八月风暴”的军事行动,宣布出兵中国东北;8月9日,日本首相铃木贯太郎在最高军事委员会上宣布:“苏联的参战将我们逼入绝境,从而导致这场战争即将结束。 ”8月10日,日军准备撤退。为了防止溥仪落入苏军之手,成为日本侵华的证人,日军决定带着他一起从伪满洲国首府长春撤退到靠近中朝边境的通化市。
    8月11日晚,伪满宫廷武官、监护溥仪的日本将军良田来到了溥仪的住所,通知他出发。此前,溥仪的兄弟、姊妹和侄子们已经被送到了车站,只剩下了溥仪和他的两个妻子。火车开了三天三夜。由于害怕苏军的空袭,原经沈阳直达通化的计划改为经吉林、梅河口,再到通化。由于没考虑到临时改变路线,随行的食物不够,于是在两昼夜间,他们只吃了两顿饭。最后,他们在通化县大栗子沟下车,这里与朝鲜只有一江之隔。溥仪一行被安置在山脚下的一个日本矿长家中。 8月15日,日本天皇裕仁通过广播发表“终战诏书”,正式宣布日本无条件投降。这让溥仪大为惊慌。
    当天晚上,溥仪颁布 《满洲国皇帝退位诏书》,第三次宣布“退位”。第二天,溥仪带着一个弟弟溥杰;两个妹夫润麒和万嘉熙;三个侄子毓 、毓 、毓 ,另外还有一个医生和两个随侍,组成九人“亡命团”,打算乘坐小飞机到沈阳后,换乘大飞机逃亡日本,而将婉容、福贵人等人抛弃在大栗子沟。
    飞机从早上八九点钟起飞,直至下午一时抵达沈阳。飞机刚着陆,苏联伞兵便从四面八方降落下来,等溥仪走到机舱口的时候,飞机早被苏联士兵团团包围了。溥仪及溥杰、吉冈等成了苏军俘虏。
桃仙机场取代东塔机场
    新中国成立后,军委民航局修复部分日伪时期遗留机场,重点扩建沈阳东塔机场,完善通讯导航设施,使之成为东北地区的主要机场。
    1950年,东塔机场改做军民合用机场。同年7月1日,中苏民用航空股份公司在东塔机场设立沈阳航线管理处,经营北京到苏联赤塔的航线,这是新中国民航国际航线的正式开航。
    1955年民航站成立后,在东塔机场内加修部分通信导航设备,此时的东塔机场可供中小型飞机起降。此后,东塔机场不断扩建:1967年修建了1246平方米的机修库,1972年翻修了跑道中部及滑行道,1974年扩建了24600平方米可同时停放3架三叉戟和2架安24客机的客机坪,1982年增建了地上油罐,1983年修建了1592平方米装有现代化电子安全检查设备的隔离登机厅,1986年扩建并改造了沥青混凝土道面。
    经多次扩建改造,东塔机场主跑道达到长2400米、宽80米(实际使用中间30米宽)、厚0.30米;具有滑行道1条,联络道4条;拥有45550平方米客机坪和8000平方米安24飞机停机坪;装有双向归航台、全向信标台、测距仪、中程监视雷达、卫星云接收、仪表着陆系统、无线电传真、夜航灯光和各种车辆保障等设备,可保障麦道82型以下中型飞机昼夜起降和飞机维修。
    随着改革开放不断深入,国民经济迅速发展,国内外交往日渐增多,航空运输需求量日益增长,国家对民航机场建设投资比重逐年增多,东北地区各省、市主动自筹资金,扩建或新建民用机场。
    1989年4月16日,东塔机场部分设施正式关闭,转入沈阳桃仙机场运行,从此东塔机场淡出了人们的视线。